澳门线上娱乐主页 > 澳门线上娱乐 >

龙8国际娱乐注册_0267.com

志愿填报在中科大与浙大竺可桢学院之间纠结?

时间:2017-07-30 18:58 点击:

再补充几个细节

1.多斯在新兵营因为拒绝哪怕摸一下枪而上了军事法庭,但是在战场上,为了营救在新兵营曾经让自己难堪的长官时,他下意思的用一把枪做了一个简易的拖床,长官和他自己都很惊讶这个举动,镜头在这里停了几秒,表现了他们错愕的神情。

2.多斯在日军地道躲避敌人时,偶遇一个受伤的日本士兵,虽然白天也是以命相搏的敌人,但是多斯毫不迟疑的拿出了绷带 帮助他止血,尽管语言不通,但日本士兵没有拒绝他的帮助,事后也没有找人来捉拿他(因为根据拉尔夫的说法,击毙美军医疗兵是有奖励的)。尽管这可能是导演虚构的场景,但还是让人看到了战场并没有泯灭所有的人性。

3.第一波出来投降的士兵看样子并非人人都带着97式手榴弹,这些人如果不知道身旁的人要进行“玉碎”,那么无疑他们是最悲剧的一群人。

4.当多斯往下送人的时候,有几个镜头里的人非常瘦弱不像美国士兵,后来通过一个普通士兵和医生的对话揭开了谜底,原来当时多斯疯狂到还送下来几个日军士兵,但这几个士兵都没能挺过来。至于这些日本士兵是真的伤势过重,还是日军士兵拒绝接受治疗,亦或者是有人做了什么,就不得而知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我是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Ralph Morgan,96连队的医疗兵,只出场了几次的小配角。一出场是跟着刚经历了6次战斗,几乎全军覆没的96连找主角所在连队报到,马上就很热情的问谁是戴斯蒙德,因为他和主角以及另外一个人是“本地区仅存的三个医疗兵”,还告知诸如拆除袖标更换钢盔这样的保命措施,对于一直被人瞧不太起的主角(当时戴斯蒙德一个人坐在角落,附近没有战友),估计是很亲切的。接下来就是跟主角一样在战场上穿梭着拯救负伤的战友。再接来下就是他也不幸负伤,但是劝说戴斯蒙德将血瓶留给旁边的伤患,其实他应该知道自己的情况很危险,因为有个他看着不停流血的大腿的镜头。最后就是当戴斯蒙德去医疗帐篷,看望自己的战友,询问医生时才知道拉尔夫因为失血过多,休克而死。说实话,这个医疗兵既也没有主角那么惊天动地的壮举,也没有圣人光环,而且似乎还为是否该将主要精力放在救援轻伤士兵与主角有过争论,一个最普通不过的士兵。但借用中山先生的一句话话:一个有名的戴斯蒙德多斯是要以无数的无名戴斯蒙德多斯来造成的。向医疗兵致敬。再补充两个小细节,这两个细节拯救了无数美国士兵的生命(1)血浆瓶图片和介绍来自《二战美军英雄图册》一级医务见习生罗伯特·尤金·布什一手举着血浆瓶,一手握着手枪向周围的敌人射击。之后杀死6名敌人并夺过一支卡宾枪的他已经身负多处战伤,其中之一就是失去了一只眼睛。最终敌军撤退,布什也保住了他的军官伤员的性命。图中布什手上拿的就是血浆瓶,美国医生Charles Drew发现血浆能够替代全血,用于失血性休克、严重烧伤及低蛋白血症。对任何血型病人均可用,不需要检查血型,且较方便。这一发现应用在二战中大量减少了美军的伤亡。这也呼应了一开始多萝西在做的事情,正是采集全血制作血浆。与全血不同,血浆瓶是黄色的。在剧中,戴斯蒙德也是试图给病患输血浆,可惜被流弹击碎。(2)西雷特吗啡皮下注射器

施贵宝的西雷特吗啡皮下注射器在片中多次出现,帮助伤员缓解疼痛或者减轻死亡过程的痛苦。

注射器设计十分巧妙,像一个迷你牙膏管,内有32毫克的吗啡。管口密封,前装一个双头针管,使用时下按针管以破封,然后进行皮下注射,这样不会破碎,而且用完后将注射器别在伤者的领口可以计算吗啡用量,防止产生用药过量。

12.19更新想起了点新东西,补充在前面吧。我在冲绳的时候,有幸去过一回曾经日军在冲绳战场的“战地医院”(一般要在当地人带领下并提前半年申请才能进入),日文叫ガマ,中文不知道该怎么翻译,有点类似天然形成的钟乳石山洞。我去的是最大的几个之一澳门线上娱乐,从头走到尾大概要十几分钟吧,在冲绳战时被用来当临时医院和战壕,躲避美军空袭。洞里真的很难走,特别阴暗,难以想象有人曾住在这里,甚至从洞里出来后做了好几天噩梦。当时,洞的最门口住的是普通冲绳住民,一旦美军攻进来或者扔进毒气弹等,住民会先做肉盾挡住,来保护后面日军的安全。当然住民是被迫的,他们也无法逃离山洞,因为一旦出去,外边就是美军的炮火。洞的中间就是“住院区”,躺着各种各样伤的日本兵。被拉上战场的女高中生们就在这里充当护士,看着伤情惨重的日军,为他们的伤口挑蛆等等。再里面就是手术室,不多说了。在洞的最深处,是疯了的日本兵,因为脑袋被打中等原因,已经出现精神失常的人被扔在里面自生自灭。最后日军败退,要撤离时,会把女高中生先赶出去自谋生路,扔下重伤士兵躺在山洞里等死。那些女高中生被美军炸死了很多人,最后的幸存者感到绝望,找了个洞,拿着手雷,跟老师一起集体自杀了。只有几个主动投降美军的人活了下来。当时的美军还算是善待俘虏的,他们满战场撒宣传单,上面写着,只要日本人脱下军装,放下武器,走到XX处投降,我们就绝不伤害你,还会给你衣物和食物,并提供保护。有很多住民和部分士兵投降了,也确实像美军所说暂时活了下来。然而也有这样的事件,败退的日军小队突袭美军的俘虏避难所,将投降的住民和日兵全部杀死……另外,战争中存活率最低的是儿童。具体数据我有点不记得了,只记得儿童的存活率真的是低到让人心痛。我看过的最让人难过的一张照片就是,有一家人几乎全被杀死,只有一个衣着破烂的七八岁小女孩,躲在了自家小小的墓里(冲绳的墓跟福建的比较类似,像个小房子,里面能躲个小孩子),躲过了美军的轰炸和日军的屠杀。直到战争结束后才被人们发现……以下原答案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补充个细节。那个被多斯救了的日本兵是不能回军队的,也无法杀了多斯去邀功。二战时日军是被洗脑过的,在战场上不拼命到最后,负伤躲起来的人,是会被当做罪人杀掉的。先说句话,很多冲绳人认为:日军比美军更可怕。日军就是魔鬼。当时的日本高层给全国进行军国主义洗脑,士兵以战死为光荣。当时从小学的教科书上就全是战争的内容。甚至有小学生的作文写梦想:“希望在16岁前可以死在战场上”。而那个躲藏的士兵可能是冲绳人,冲绳是后来才并入日本国土的,冲绳人远离本土,被洗脑的不严重,而且受歧视。冲绳本地的部分住民(普通住民、非军人、包括妇女儿童老人)都被日本政府要求自杀,以免他们投降美国。军人就更别提了,害怕死亡受伤躲起来是很严重的罪,那个躲起来的士兵如果被日军发现,十有八九是会惨死在日军的刀下。另外,冲绳战场上,日军把当地普通的女高中生都拉上了战场当临时护士,逼迫他们给病人切手切脚挑蛆,环境极其恶劣,每天只能轮流抱着竹子休息一会儿,醒来不但要帮忙工作,还要出去冒着炮火连天的地方找食物。最后这些女高中生在被利用完后,被日军残忍地赶出隐蔽所,暴露在美军的轰炸一下,基本全部都惨死在战场上。她们甚至不知道战争是什么,在上战场的时候还带着高中的教科书希望能继续学业,只有一小部分投降美军的女高中生存活下来。存活的人做了很多二战时期日军残暴行径的证言(而且大部分是一生绝口不谈,直到七八十岁觉得人生所剩无几,怕战争的残酷被人们遗忘,才接受了采访说出这些经历来),但却被日本教科书给歪曲了,日本教科书问题至今是个问题。因为教科书中淡化了日军的残暴色彩,没有写住民被日军屠杀和强迫自杀,而是“自愿自杀”。冲绳战场上受害最深的是本地的无辜住民。他们很多既不认为自己是日本人,也没被洗脑,也不想战争。然而日本把冲绳当做被舍弃的棋子,对冲绳住民做的事简直残酷地无法用语言叙述。几百年历史的首里城,一座历史的见证,也在战争中被炸成灰。在这场战争中,冲绳失去了25%的人口,平均每家都有几个人死。所以直到今天很多冲绳人依然对日本政府有所不满,常有游行。现在冲绳还有和平祈念公园,里面埋着在冲绳战场上死去的日军、朝鲜人日军、美军、住民等等很多无名者的尸骨,在这里不分国籍,不分身份,所有在战场上死去的人们都在这里被哀悼。比较厉害的是,公园里有人名查找机器。就是在这里被埋葬的尸骨被鉴定出身份之后,会把他的名字身份信息输入系统里。等后代来参拜的时候顺便一查,就知道自己的先人是不是被找到了……每年6月23日,是冲绳一年中最大的纪念日,哀悼在战场上死去的所有人希望世上再无战争。